请输入关键字
湛山佛塔
2021-02-25 15:27阅读量:1352

 八八年秋,我随父母从海边老屋搬迁到湛山脚下的新居。


图片

      房子是新落成的现代楼群,居住的面积相比老屋宽敞了许多。房间南窗眺海,西窗面山,凭栏抬头望去,树木郁葱、藤蔓丛生的山麓尽收眼底,山峰顶处的雷达站,像极了一只失去了支架的地球仪,支零孤立。

图片

      新居中,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立房间,但心中却仍不欢喜。因为这里离大海远了,再不能推开窗子,就拂起温润着的海风;再不能拾阶而下,就踱上余晖中的沙滩;这里离学校远了,如今必须加入拥挤如“沙丁鱼罐头”般的公交大军;这里也离着小路上熟识的小伙伴们远了,离着相伴蹦跳着一起去洗海澡的记忆越来越遥远了。


图片

     还有一件令我更加难过的事,在迁家于此的过程中,自小养大的猫咪走失了。它是在人们忙着捆包行李时,自己挣扎逃脱的。也许它也如我一样,不愿远离旧居老屋所熟悉的一切;却又比我更加果敢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罢了。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都挂牵着它的安危,也多次徘徊在老屋周围遍寻,却再也无缘相见。常常会在梦中苦苦寻回,却在蓦然惊醒时,怅然发觉自己的脚边早已是空空如也。我的猫咪再也不会如以往那般,在每个夜半的云游归来,悄悄地绻伏在我的脚边,伴我入眠;再也不会如从前那样,在每个清晨的朦胧睡起,匍匐到我的枕边,唤我醒来。就在乔迁新居的那日,它与我的缘份算是尽了吧。

图片

     出了新居院门,沿着崎岖起伏的小路向西,就进入了湛山。湛山,冠名作山,实为丘陵。山坡西麓向南延入中山公园的绿树繁花,陵东山幽处便是湛山佛寺。

图片

     湛山寺建成于1945年,是岛城市区内最大的寺院。在三重佛殿外的东南方向坡腰处,还建有一座七层的八角药师塔。一年之中,佛塔门窗常关紧闭。青砖筑砌的塔身,在四季周转的辉映下,愈发显得古老神秘。

图片

     自己常常流连塔侧,时绕行几周,时驻足仰望。每每臆想着与之相关的故事传说:伏龙寺中,孙行者大战九头怪;死亡塔上,李小龙单挑群英会;水漫金山畔压住白蛇的晚照雷峰;抑或火烧大名府处倒卷珠帘的梁山好汉鼓上蚤... 无端地,这里竟成了自己消遣时光的好去处。

图片

     当时的自己,正是叛逆不羁、强说烦愁的年纪。当时的年代,也正是思潮解放、春暖花开的时代。

图片

     记得在高一开年新学期,新的语文老师让每名学生上交一篇自由命题的作文,随意发挥。也许是对随意发挥的理解有误,也许是年少轻狂寻求好玩,自己竟莫名其妙地狂草了篇“论改革后的时代变化”,照着报纸专栏评论生搬硬攒了一气。结果,被语文老师无声无息地退回,文章上连个阅字都是懒得写的。估计,伊在见了文章题目之后,连看都懒得再看下去了,最多是从鼻腔中发出轻蔑“哼”的一声,算是给我这名不知天高地厚地学生下了定义,便从此置之一边,嗤之以鼻了。后来,我曾思忖,若是换作是我来阅文,遇到如此不明就理的学生,我该会怎么对待他呢?我想我至少还是会勉强阅一下文章的,说不定还会心血来潮地找他聊聊天、谈谈心,试着告诉他,志大还得才高;气傲还需脚踏实地一步步走起。再后来,那位老师倒是唤我去过她的办公室,却不是谈心,只是把在课上没收了的杂书扔还给了我。那时的老师和学生都是保有着真实鲜明的个性的。

图片

     无人谆谆教诲要业精于勤,自己遂不免顺从心意地时荒于戏了。在课堂里往往神游方外,放学后便四处游荡。

图片

     还好,读课外书是从小养成的习惯。其中,小说读得最多,也最杂。那段时间最喜欢的就是古龙的小说了。十几岁的少年谁又不喜欢武侠呢?书中对世俗名利的彻底颠覆,对人性虚伪的直面唾弃,都很应景地对上了年轻人的胃口。不时神往着为孤独自由而生的阿飞,为简单快乐而战的郭大路,为热血友情而奋不顾身的熊猫儿…倘若不是自小不具有行侠社会、打抱不平的身体天赋,恐怕自己极有可能就踏入另外的一个江湖人生了。

图片

     每隔一些日子,总会有几天,无来由地懒得去学校,反正老师们也不太在乎自己的存在。胳膊下面夹着黄书包,在市区内逡巡游荡。除了去看看海,最常去的就是家门口的湛山了。有时也会独自沿着湛山鲜有人迹的山坡小路,攀到更高的山峰。兴起处,抒胸臆,拽上几句,“登山远目叠峰翠,九月鹰飞只识高。”不知是在想学傅红雪的孤傲,路小佳的洒脱,还是叶开的放下?管它怎样呢?开心就好。

     佛塔与四周凌峭的山石,丛生的杂草之间,有着一圈平整的空地,四周零落着几块大小不一的山石。这里常是自己远离喧嚣,独自发呆的地方。那个年代,寺院的香火远没有现在这么兴盛,香客也极少。但勤快的僧人们,总是会把佛塔的四周打扫得很干净。努力做到“时时常拂拭,不使落尘埃”,也是一种修行吧。每次小憩时,凝视静穆的佛塔,自己禁不住总想探究出它的一些秘密来。

     寺院为什么要建筑佛塔呢?这与托塔天王的镇妖宝塔有关吗?为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?这隐喻着佛塔有着普渡众生的法力吗?湛山单塔与少林的塔林又有着什么不同呢?这座塔下也埋着湛山寺前任方丈的遗骸吗?…  每每直到夕阳西下,禅院暮钟声起,才不得不收起各种好奇的念头,踏上归家的路。

图片

     高中的第一年,就是在这样重复着自由单纯的时光中匆匆度过。感恩母校,作为岛城最优中学,却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终日游荡而断然开除,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多门挂科而无情留级。在这一点上,自己的确要比《麦田守望者》中的霍尔顿幸运得多。这也最终让自己在依山傍海的佛歌中得以沉忖静思,顺利地度过了那段迷惘叛逆的时期。得以在高三时发研奋起,顺利升学,让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活有了个光彩的收尾。

图片

     记得在高考前的那年寒假,自己与几个班上要好的小伙伴一起来到佛塔前。不是焚香许愿,不是游景观瞻,而是绕着佛塔玩起了儿时蒙眼捉迷藏的游戏。那份青春岁月中恍若返童的开心,深忆至今。

图片

     其实,佛塔并不只是让人们来求愿的。很多愿望只靠焚香来求也是很难实现的。我想佛塔也许是希望我们终究一日可以参悟,什么样的时光该是心中欢喜的,什么样的岁月才是记忆永铭的吧。

图片